MEBO Wound Ointment is the common burn medication in clinical practice

湿润烧伤膏的临床新用 (日期:2012-9-6 来源:美宝国际集团)

广西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覃  锋  张春霞  张  力

【摘要】湿润烧伤膏(MEBO)为临床常用的治疗烧烫伤的药物,与其相匹配的烧伤湿性医疗技术(MEBT/ MEBO)在烧伤治疗方面也成果斐然。MEBT/MEBO从其诞生之日始,就不断地在其他学科上拓展其应用范围,并取得了较好疗效,且有大量报道。以往这些相关文献均集中发表于《中国烧伤创疡杂志》,但近年来这一现状有所改变。本文检索近5年来发表于《中国烧伤创疡杂志》以外的关于湿润烧伤膏临床新用的文献,综述如下。
【关键词】湿润烧伤膏;烧伤湿性医疗技术;临床新用

【Abstract】MEBO Wound Ointment is the common burn medication in clinical practice.

The specifically corresponding clinical technique—MEBT/MEBO has also achieved great success in the treatment of burn injuries.

Since the birth of MEBT/MEBO, its multi-disciplinary applications have been expanded unceasingly and good therapeutic results have been achieved and reported in large amounts. Previously, most of the papers related to MEBT/MEBO application were mainly published in The Chinese Journal of Burns Wounds & Surface Ulcers. In recent years, the situation was changing. We searched and summarized as below the papers of study on MEBT/MEBO being cited or published in other academic journals or media in past five years. 
【Key words】MEBO Wound Ointment; MEBT/MEBO; Latest clinical application

     湿润烧伤膏为临床常用的治疗烧烫伤的药物,随着对其药理作用研究的不断深入,应用范围已拓展到创疡科、妇科、皮肤科、肛肠科、儿科等各科疾病的治疗或预防中。以往关于湿润烧伤膏临床新用的文献大都集中发表于《中国烧伤创疡杂志》,但近年来这一现状有所改变。本文检索了近5年来发表于《中国烧伤创疡杂志》以外的关于湿润烧伤膏临床新用的文献,供读者参考。

1.治疗压疮

     MEBT/MEBO对各期压疮的治疗都取得了满意效果,已成为压疮患者局部换药的常选药物。李芳[1]对22例Ⅱ期~Ⅲ期压疮患者在给予全身支持治疗的同时,创面局部予以MEBT/MEBO治疗,6 h换药1次,创面6 d~20 d痊愈。荣秀华,兰琳,曾路等[2]将75例Ⅱ期压疮患者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分别予以美宝湿润烧伤膏、庆大霉素湿敷治疗。结果:经过2 w治疗,观察组创面愈合情况优于对照组。胡艾华[3]用湿润烧伤膏治疗34例患者,54处Ⅱ度压疮创面,治疗2 d~4 d,创面即可愈合;21例患者,44处Ⅲ度压疮创面,用药7 d~20 d,创面愈合,疗效满意。肖雪英,王桂清[4]对58例Ⅰ度~Ⅲ度压疮均采用湿润烧伤膏局部治疗。用药后,Ⅰ度创面者1 d~2 d即好转,3 d~4 d治愈,有效率为100%;Ⅱ度创面4 d即好转,7 d小水疱即吸收治愈,大水疱经处理后7 d~10 d吸收,有效率为100%;Ⅲ度者6例在治疗后15 d有肉芽组织增生,1例治疗1个月渗液及脓性分泌物减少,认为经湿润烧伤膏局部治疗的压疮疗效显著。张加荣[5]报道了对1例多发性Ⅲ期褥疮的治疗和护理,认为湿润烧伤膏治疗多发性Ⅲ期褥疮效果满意。

2.治疗妇科疾病

     湿润烧伤膏能使创面持续保持湿润,避免肉芽组织干燥、脱水,其中含有的芝麻油和蜂蜡的营养作用,给上皮细胞的生长提供了适宜的生理环境。这一性质恰好符合正常妇女阴道、宫颈湿润,上皮细胞为主的特点。故目前妇女宫颈疾病及术后常用湿润烧伤膏局部治疗以促进上皮生长,利于伤口恢复。
     张金婷,姜晓红,王利霞[6]对198例宫颈上皮内瘤变患者行宫颈环形电刀切除术后,创面外用湿润烧伤膏治疗。认为术后配合应用湿润烧伤膏可促进创面愈合,加快创面的修复,更有利于宫颈疾病的治疗。
     方世兰,张永欣,白丽[7]对160例行宫腔镜宫颈电切术治疗的宫颈良性病变患者,术后将湿润烧伤膏(MEBO)涂于宫颈创面治疗,同时设立155例作为对照组,术后予以传统治疗。结果湿润烧伤膏治疗组术后其疼痛程度、出血时间、出血量、结痂脱落时间及创面愈合时间均较传统治疗组减少或缩短。作者认为宫腔镜电切术后联合湿润烧伤膏局部涂布治疗宫颈良性病变效果优于传统治疗方法,无明显不良反应。
     肖华蓉,胡红梅[8]对150例Ⅱ度~Ⅲ度宫颈炎的妇女采用微波加湿润烧伤膏治疗,Ⅱ度炎性改变76例,Ⅲ度炎性改变74例。67例治疗1个月痊愈,其他患者治疗2个月痊愈,总治愈率为100%,其中1个月治愈率为96%。认为使用湿润烧伤膏治疗的病例与非MEBO治疗者相比,具有阴道出血和流液时间短、量少、创面愈合快,愈后宫颈的柔软质地和外观正常,无瘢痕形成等特点。
     邹飞,袁又玲,邓美姣等[9]应用湿润烧伤膏配合微波治疗宫颈炎,与仅用微波治疗而不用湿润烧伤膏者相比,阴道流液和流血量少,创面愈合时间短,复发率明显降低。认为湿润烧伤膏配合微波治疗宫颈炎能提高疗效,减少不良反应,加速创面愈合,降低复发率。
     湿润烧伤膏在妇科除了主要应用于宫颈疾病外,亦有学者尝试将其用于其它方面,如黄永娣[10]根据湿润烧伤膏的特性和作用机制,将其应用于1例重症老年阴道炎患者,效果明显。认为湿润烧伤膏与以往常规使用的局部药物的干涩、刺激性强相比更易被老年患者接受,并且简便易行,值得在临床推广使用。

3.治疗皮肤科疾病

     湿润烧伤膏能保持皮肤湿润,其中含有的各种成分具有抗感染、抗炎、抗真菌、抗病毒、增强免疫功能等作用,另外还可以刺激创面深层的潜能再生细胞,使其转化为干细胞,分裂、增殖为正常的皮肤组织结构,达到修复皮肤创面,减少瘢痕的作用。现临床上已逐渐用于治疗各种原因(免疫力低下、炎症、过敏、病毒等)引起的皮肤疾病。
     刘凤香,杨帆[11]对32例红皮病患者应用MEBO治疗,结果收到满意的疗效,成功率达100%。证明MEBO治疗红皮病患者皮肤创面,使用方便、疼痛较轻、皮肤创面愈合快、无瘢痕或仅遗留少量瘢痕,医疗条件要求不高,患者易于配合治疗。
     丁玲加提,黄玉华,邵惠[12]对15例难治性脐窝湿疹患者在全身治疗的基础上局部应用湿润烧伤膏并配合频谱照射治疗,取得独特疗效,认为湿润烧伤膏治疗难治性脐窝湿疹是有效的。
     王俊,王如根,尹运文等[13]对78例隐翅虫皮炎患者通过分组对照治疗,分别予以湿润烧伤膏治疗和常规治疗,观察各组临床疗效。结果证实湿润烧伤膏治疗隐翅虫皮炎的疗效优于常规治疗方法。
     曾云香,何结平[14]根据湿润烧伤膏能增加创面局部营养,促进组织愈合,有较强的抗感染能力,有利于炎症消退,有良好的镇痛作用等优点,将湿润烧伤膏应用于手足口病皮疹的治疗,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张颖[15]应用派瑞松软膏联合湿润烧伤膏治疗慢性湿疹64例,取得较好疗效。认为湿润烧伤膏应用于慢性湿疹,既可以软化干燥肥厚的皮损,修复局部皲裂,又能促进曲安奈德的吸收,更好地发挥抗过敏作用。
     吕彤观,舒巍[16]通过对35例唇疱疹患者应用美宝湿润烧伤膏治疗的疗效观察,发现美宝湿润烧伤膏可以迅速、有效地缓解单纯疱疹病毒所引起的各种症状,明显缩短病程,且无不良反应。故可认为美宝湿润烧伤膏是一种疗效好、安全性高、使用方便的抗单纯疱疹感染的药物。

4.治疗肛肠疾病

     美宝湿润烧伤膏用于肛肠疾病术后的换药治疗,可以减轻患者术后疼痛,促进创面愈合及防止瘢痕形成,已得到广大医家的认可,临床上已普遍用于痔疮、肛裂、肛管溃疡等肛肠疾病甚至是肛周性病的换药治疗。
     朱春伟[17]将湿润烧伤膏用于混合痔术后创面换药50例,50例病例全部治愈,无创面感染发生,平均愈合时间15 d,随访6个月,所有患者无瘢痕形成,无肛门狭窄发生,排便正常,取得较满意疗效。
     宋晓玲[18]将湿润烧伤膏油纱条用于肛门疾病手术后常规换药治疗,并与凡士林油纱条换药作比较,在预防术后创口水肿、感染、疼痛及促进创面愈合等方面,具有良好的效果。
     崔素霞,郝军芳[19]应用湿润烧伤膏治疗新鲜肛裂20例及陈旧性肛裂16例,经过治疗的创面最终愈合,其中新鲜肛裂7 d左右愈合,陈旧性肛裂16 d左右愈合。作者认为湿润烧伤膏可减轻肛裂患者的肛门疼痛,促进创面再生、修复,操作方法简便,疗程短,临床应用安全。
     唐执星[20]应用湿润烧伤膏治疗12例肛管溃疡患者,用药5 d脓性分泌物减少,创面红润,表面呈颗粒状,触之易出血;用药10 d左右即可看到创面肉芽组织迅速增生,创面开始缩小;经过22 d的治疗,创面愈合,无瘢痕形成,肛门功能正常,疗效满意。
     朱兴柏[21]于肛周尖锐湿疣术后应用湿润烧伤膏预防尖锐湿疣复发,治疗15例肛周尖锐湿疣患者,有效率为86.3%,复发率为13.4%,疗效满意。作者认为湿润烧伤膏既可抗病毒,又可减少湿疣复发。

5.治疗小儿尿布皮炎(亦称红臀或臀红)

     近年来,有许多应用湿润烧伤膏防治小儿红臀取得满意效果的研究报道。
     张锦霞[22]基于湿润烧伤膏具有清热、活血化瘀、祛腐生肌、止痛、抗感染、促进愈合、减轻损伤等作用,对30例重度红臀的婴幼儿患处局部氧疗和湿润烧伤膏外涂,并配合“神灯”治疗仪照射治疗,取得了良好效果。
     汪万华[23]通过对105例新生儿红臀患者分组对比治疗,观察局部氧疗与外涂美宝湿润烧伤膏联合治疗新生儿红臀的疗效,发现局部氧疗与外涂美宝湿润烧伤膏联合,能促进新生儿红臀创面愈合,疗效较好。
     向林华,张琼,沈红[24]用湿润烧伤膏对290例新生儿患者进行预防尿布皮炎的护理,对26例轻度和重Ⅱ度尿布皮炎(红臀)患儿进行治疗。结果290例新生儿患者在预防护理中共发生8例尿布皮炎,占2.8%;治疗的26例尿布皮炎,其中轻度尿布皮炎22例,重Ⅱ度尿布皮炎4例,全部治愈,有效率为100%。因此认为,湿润烧伤膏预防及治疗尿布皮炎方法简便,经济实用,无不良反应,效果好。
     曾娟[25]对82例红臀患者在臀部常规清洗的基础上外涂美宝湿润烧伤膏治疗,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作者认为美宝湿润烧伤膏治疗红臀有缩短臀红愈合时间、降低医疗费用、有效缓解疼痛、早期无损伤,保护创面、提高治愈率的优点。
     叶杰清,郑聪霞[26]根据中医理论,认为红臀为湿热郁滞肌肤所致,新生儿为“纯阳之体”,肌肤娇嫩,其体阳热较盛,正气不足,易为湿邪所侵而致本病。故对165例新生儿应用清热燥湿功效显著,具有杀菌抗感染作用的湿润烧伤膏涂抹臀部,预防新生儿红臀,取得满意效果。总结湿润烧伤膏防治小儿臀红的原因,叶杰清和郑聪霞认为:湿润烧伤膏为油剂,无亲水性,使尿液及细菌不易浸渍皮肤,防止细菌侵袭,避免皮肤损害,预防感染性疾病的发生;正由于湿润烧伤膏呈油性,能在皮肤表面起到一层保护膜作用,减少臀红愈合过程中排泄物的继发性刺激损伤,能有效保持创面湿润、自溶作用和有效缓解疼痛,促使创面愈合,减少因疼痛不适、哭吵不安而造成臀红局部皮肤的摩擦损伤。因此湿润烧伤膏能有效地预防和治疗新生儿尿布皮炎。

6.其他病症

     湿润烧伤膏在其他各种病症的治疗及预防中同样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郭兆美[27]对YAG激光治疗机洗眉后的患者分别应用MEBO和红霉素眼膏涂抹创面,直至创面愈合。结果发现MEBO用于洗眉术后的治疗,在缩短愈合时间、缓解疼痛、减少色素沉着等方面均优于红霉素, 说明了美宝湿润烧伤膏(MEBO)在洗眉术中的临床应用价值。
     任晓红,林格芳,汤淑斌[28]对46例新生儿硬肿症患者,采用按摩联合美宝湿润烧伤膏外用治疗新生儿硬肿症46例,取得满意效果。
     蓝英,马兴才[29]对41例甲沟炎患者拔甲术后采用甲床部分刮除并局部外用湿润烧伤膏治疗,发现拔甲术后甲床部分刮除并局部外用湿润烧伤膏治疗嵌甲疗效好,认为局部外用湿润烧伤膏换药治疗可减轻换药时的疼痛,促进创面早期愈合,减少复发率。
     莫锦卫,欧丹凤[30]根据美宝湿润烧伤膏具有止痛、抗感染、促进皮肤愈合等功效,对56例皮肤挫擦伤患者使用美宝湿润烧伤膏外涂创面治疗,结果56例患者创面全部治愈,涂药后创面疼痛均明显减轻,无感染及瘢痕形成,无功能障碍,愈合时间为6 d~10 d。认为美宝湿润烧伤膏用于治疗皮肤挫擦伤,具有痛苦小,创面愈合快,缩短病程等优点,更适于基层医院推广使用。
     尹雪梅[31]对肌内注射后硬结的患者分组治疗,结果显示,采用湿润烧伤膏按摩治疗肌内注射后硬结疗效和显效时间明显优于对照组,且造价低廉,操作简便,可减轻护理工作量。
     挟启宏[32]运用MEBO治疗口腔溃疡,将MEBO涂于口腔溃疡创面,每日4次~6次,并以锡类散为对照,观察其疗效。结果发现,MEBO治疗口腔溃疡疗效可靠,优于锡类散,为一种理想的口腔溃疡治疗药物。
     苏贻洲,黄永斌,张海涛[33]对14例尿道外口狭窄行包皮环切术后的患者,用MEBO纱条代替凡士林纱条外敷切缘,并用MEBO涂抹创面,取得满意效果。
     伊兴旺[34]对冻疮患者按照冻疮部位的不同给予湿润烧伤膏进行相应治疗,发现用药数分钟后,痒感及痛感减轻或立即消失,病变未破溃创面2 d~7 d治愈,治愈后局部无红肿和痒感;局部肿胀、水疱破溃伴感染的创面6 d~14 d治愈,治愈后创面红润、无瘢痕,取得满意效果。
     李海燕[35]用湿润烧伤膏治疗15例化脓性中耳炎患者,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实践证明,湿润烧伤膏治疗化脓性中耳炎简便易行,疗效确切,不受条件限制,治疗效果好,促进创面愈合快,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及面部引流作用显著。
     诸葛春耕[36]选择下颌磨牙拔牙病例331例,随机分为两组,一组以MEBO填塞拔牙窝,另一组不放置任何药物作为对照,结果证明了MEBO预防干槽症具有明显作用,认为应用MEBO预防干槽症的发生是一种简捷廉价的有效方法。

7.结语

     7.1.以往关于湿润烧伤膏(MEBO)及其配套方法烧伤湿性医疗技术(MEBT)的多学科推广应用的相关文献均集中发表于《中国烧伤创疡杂志》,但近年来这一现状有所改变,表明MEBT/MEBO的多学科推广应用在学术界的认同度逐步提高。
     7.2.本文所检索的相关文献的作者大多数来自基层,这从一定的视角反映了MEBT/MEBO在基层的推广应用现状。
     7.3.本文所检索的相关文献均着重讨论湿润烧伤膏的作用,但在湿润烧伤膏应用方法上的记录及讨论似乎相对简单。值得提出的是,湿润烧伤膏的应用绝不是简单的涂药膏,无论治疗什么疾病,都应基于相应的规范的用药方法上。临床中亦发现有应用湿润烧伤膏致皮肤出现过敏反应者,尽管发生率极低,也应值得进一步研究。在拓展湿润烧伤膏的应用时,要多一份小心,尽量避免医疗纠纷的发生。

参考文献

[1]李芳.美宝湿润烧伤膏在压疮治疗中的应用及护理[J].内蒙古中医药,2010,2:168~169.
[2]荣秀华,兰琳,曾路,等.美宝湿润烧伤膏治疗Ⅱ期压疮的疗效观察[J].西部医学,2010,22(4):713~714.
[3]胡艾华.湿润烧伤膏在褥疮患者中的应用[J].中国医学创新,2009,6(28):154.
[4]肖雪英,王桂清.湿润烧伤膏治疗褥疮58例护理体会[J].山东医药,2010,50(14):78.
[5]张加荣.湿润烧伤膏治疗多发性Ⅲ期褥疮的护理体会[J].实用医技杂志,2008,15(27):3757~3758. 
[6]张金婷,姜晓红,王利霞.宫颈电环切除术配合湿润烧伤膏诊治宫颈上皮内瘤变198例研究[J].中国现代医生,2008,4(18):167~168.
[7]方世兰,张永欣,白丽.宫腔镜电切术联合湿润烧伤膏治疗宫颈良性病变160例临床分析[J].山东医药,2008,48(21):96~97. 
[8]肖华蓉,胡红梅.微波加湿润烧伤膏治疗宫颈糜烂150例临床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2010,5(3):57~59. 
[9]邹飞,袁又玲,邓美姣,等.湿润烧伤膏配合微波治疗宫颈糜烂168例临床分析[J].中外医疗,2010,8:57~59.
[10]黄永娣.1例湿润烧伤膏门诊治疗重症老年阴道炎[J].中国老年保健医学杂志,2006,4(4):60.
[11]刘凤香,杨帆.美宝湿润烧伤膏(MEBO)治疗红皮病的护理体会[J].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2010,12(5):131.
[12]丁玲加提,黄玉华,邵惠.湿润烧伤膏(MEB0)配合频谱治疗难治性脐窝湿疹15例报告[J].新疆医学,2008,38:121~122.
[13]王俊,王如根,尹运文,等.湿润烧伤膏治疗隐翅虫皮炎的疗效观察[J].吉林医学,2010,31(11):1471.
[14]曾云香,何结平.湿润烧伤膏治疗手足口病皮疹的疗效观察[J].山西医药杂志,2008,37(11):998.
[15]张颖.派瑞松霜联合湿润烧伤膏治疗慢性湿疹64例疗效观察[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09,30(3):32.
[16]吕彤观,舒巍.美宝湿润烧伤膏治疗唇疱疹35例疗效观察[J].中医药导报,2009,15(7):50~51.
[17]朱春伟.湿润烧伤膏用于混合痔术后换药[J].浙江中医杂志,2009,44(6):467.
[18]宋晓玲.湿润烧伤膏油纱条用于肛门病术后换药的疗效观察[J].中医中药,2006,3(24):107.
[19]崔素霞,郝军芳.湿润烧伤膏在肛裂治疗中的应用[J].药物与临床,2010,18(4):456.
[20]唐执星.湿润烧伤膏治疗肛管溃疡12例[J].中医外治杂志,2009,18(1):33.
[21]朱兴柏.湿润烧伤膏用于肛周湿疣术后15例[J].中华现代中医学杂志,2009,5(5):300.
[22]张锦霞.氧疗和湿润烧伤膏配合神灯治疗重度红臀的效果观察[J].全科护理,2010,8(4):948~949. 
[23]汪万华.局部氧疗与美宝湿润烧伤膏联合应用治疗新生儿红臀的疗效观察[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0,31(7):1174~1175. 
[24]向林华,张琼,沈红.湿润烧伤膏防治新生儿尿布皮炎的效果观察[J].医学信息,2010,23(1):262.
[25]曾娟.湿润烧伤膏在新生儿臀红中的应用与观察[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0,31(9):1493.
[26]叶杰清,郑聪霞.湿润烧伤膏预防新生儿红臀165例观察[J].浙江中医杂志,2010,45(4):272.
[27]郭兆美.MEBO在洗眉中的应用[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08,20(4):317~318. 
[28]任晓红,林格芳,汤淑斌.按摩合用美宝湿润烧伤膏治疗新生儿硬肿症46例[J].陕西中医,2009,30(7):873~874.
[29]蓝英,马兴才.甲床部分刮除与湿润烧伤膏外用治疗嵌甲的疗效观察[J].当代护士,2009,(5):27~28.
[30]莫锦卫,欧丹凤.美宝湿润烧伤膏在皮肤挫擦伤中的应用[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9,18(30):3747. 
[31]尹雪梅.湿润烧伤膏按摩治疗肌内注射后硬结60例疗效观察[J].齐鲁护理杂志,2009,15 (19):122~123.
[32]挟启宏.湿润烧伤膏对于治疗口腔溃疡76例临床观察[J].医学信息,2008,1(8):253. 
[33]苏贻洲,黄永斌,张海涛.湿润烧伤膏在包皮环切术术后的临床疗效观察[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08,2(23):33~34.
[34]伊兴旺.湿润烧伤膏治疗冻疮45例体会[J].中华中西医学杂志,2009,8(12):58.
[35]李海燕.湿润烧伤膏治疗化脓性中耳炎15例体会[J].辽宁医学院学报,2008, 29(6):534.
[36]诸葛春耕.湿润烧伤膏预防干槽症的临床研究[J].泰山医学院学报,2008,7(29):511~512.